定制产品
欧洲转向!拉加德:管委会一致担忧通胀高企长于预期,不再坚称今年不加息
发布日期:2022-08-07 21:05    点击次数:121
 

2月3日周四,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在记者会上称,1月欧元区通胀率不降反升、同比增5.1%创历史新高令人意外,通胀维持高企的时间预计将长于此前预期。尽管仍预计通胀将在今年得到缓解,欧洲央行做好了适时调整所有工具的准备。

离实现通胀目标“迈了一大步”,风险偏上行,6月会议前数据至关重要

她表示,欧洲央行朝通胀目标水平“靠近了一大步”,正“更加接近”实现其中期通胀2%的目标。管委员在2月会议上深入讨论了通胀问题,一致对通胀数据感到担忧,并承认通胀前景面临上行风险,“3月和6月会议前的数据对判断通胀至关重要,我们不再处于低通胀环境中”。

在实现准备好的声明中,拉加德提到,欧元区通胀可能在短期内保持高位,能源价格仍然是通胀上升的主要原因,对1月名义通胀的直接影响至少占到一半以上。

同时,因季节因素、运输成本上涨和化肥涨价,食品价格也有所上涨。欧元区物价上涨的领域变得更为广泛,大量商品和服务价格大幅上涨,能源成本推高了许多行业的价格:

“近几个月来,大多数基础通胀(underlying inflation)指标均有所上升,尽管疫情等临时因素对这些指标增长的持续性影响仍不确定。

劳动力市场状况正在进一步改善,工资增长总体上仍然低迷。不过随着时间推移,经济恢复到满负荷运转时应该会支持工资的更快增长。

与欧央行去年12月的预期相比,通胀前景的风险偏向上行,尤其是在短期内。如果价格压力导致工资涨幅高于预期,或者经济更快地恢复到满负荷运转,通胀可能会更高。”

不过,欧央行目前仍认为今年欧元区的通胀最终会放缓,去年12月预测的是2023年和2024年通胀降至1.8%、即不足2%的目标,这也成为2月会议上利率政策按兵不动的理由:

“基于市场的指标表明,2022年能源价格将放缓,全球供应瓶颈带来的价格压力也应该会消退。

自上次货币政策会议以来,基于市场的长期通胀预期指标基本保持稳定在略低于2%。基于调查的最新通胀指标约为2%。这些因素将进一步帮助名义通胀率稳定在我们的2%目标。”

疫情对经济影响减弱,地缘政治风险升温打压增长前景,供应瓶颈短期内持续

拉加德坦言,由于疫情正在影响旅游、酒店、餐饮和娱乐等消费支出,高昂的能源成本正在降低家庭购买力与企业利润,东硕从而限制了消费和投资,以及部分行业面临设备、原材料和劳动力短缺,继续阻碍商品制造、建筑和服务业的复苏,今年初欧元区的经济活动和需求可能会保持低迷。

但欧元区去年底的经济产出已经恢复至疫情前水平,在强劲国内需求的推动下,2022年的增长应该会强劲反弹。劳动力市场进一步改善,家庭信心增强进而减少储蓄,都会提振消费支出。疫情对经济生活的破坏正在变小,欧元区经济前景的风险大体平衡,全球复苏令前景展望更积极:

“在充足的政策支持下,欧元区经济持续复苏,劳动力市场进一步改善。每一波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小,制约生产和消费的因素应该会逐步缓解,让经济在年内再次强劲回升。

我们继续认为经济前景的风险在中期内大致平衡。如果家庭变得更有信心并且储蓄低于预期,那么经济可能会表现得比预期更强劲。

欧元区银行业当前的盈利状况和疫情前一样,金融条件依旧向好,银行资产负债表保持稳健。企业和家庭的银行贷款利率继续处于历史低位,经济的融资条件仍然有利。”

不过,拉加德也注意到地缘政治风险正在升温,并警告称,定制产品尽管有迹象表明,阻碍制造业生产和推高成本的供应瓶颈正在开始缓解,但瓶颈仍将持续一段时间:

“虽然与疫情相关的不确定性减弱,但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有所加剧。持续高企的能源成本可能对消费和投资产生比预期更大的拖累。解决供应瓶颈的速度是经济增长和通胀前景的进一步风险。”

拉加德不再否认今年加息可能,强调结束净购债后再加息,3月基于预测做决定

在谈论货币决策时,拉加德称,欧洲央行管委会同意不要仓促做出决定,会注意时刻变化的条件,也将依赖于未来几个月的经济数据:“将在3月会议上基于经济预测透彻地讨论经济前景”,以及更详细评估通胀高于预期的影响。

她重申,要在净债券购买停止时才会开始考虑加息,今年3月将决定进一步的债券购买速度:

“3月和6月会议对于确定我们前瞻性指引的三个标准是否得到充分满足至关重要。”

这三个标准即央行决议声明提到的加息前提:通胀在央行预测的时间范围结束前很早便达到2%,并在预测范围的剩余时间内保持在2%;央行认为基础通胀的实际进展已经足够,可以与中期通胀稳定在2%的水平保持一致;这可能意味着通胀会在一段时间暂时温和地高于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拉加德本次记者会没有坚持以往的论调,即“2022年不太可能加息”。

当被问及是否还持有这个观点时,她称“自己的言论总是有条件的”,“我们非常关注正在发生以及可能发生的事情”,“情况确实发生了变化”。她还强调应保持货币政策的灵活性:

“目前,管委会确认了去年12月货币政策会议上的决定,将在未来几个季度继续逐步降低资产购买的步伐,并在3月底结束抗疫紧急购债计划(PEPP)下的净资产采购。

鉴于当前的不确定性,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在货币政策的实施中保持灵活性和选择性,管委会随时准备酌情调整其所有工具,以确保通胀在中期内稳定在2%的目标。

我们将继续关注即将到来的数据,并仔细评估对中期通胀前景的影响。通胀前景不明朗,高通胀可能会比之前预期的持续时间更长,但在今年会下降。 ”

市场押注今年欧央行加息40个基点,首次加息提前至6月,欧债收益率和欧元飙升

由于拉加德没有完全排除今年加息的可能,金融市场对欧洲央行今年加息的时间点预期大幅提前,加息的幅度预期也大幅提升,导致欧债债收益率飙升、欧元兑美元止跌转涨、欧股下跌:

德国两年期国债收益率涨至-0.32%,创2015年来新高。五年期德债收益率在拉加德新闻发布会上跃升12个基点。作为欧元区金融资产基准的10年期德债收益率升至0.14%的近三年高点。

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13个基点,至1.56%的2020年来新高,欧洲STOXX 600指数刷新日低,欧元兑美元涨超1%,升至逾两周高位,接近一年新高,连涨四日并升破1.14。

货币市场对欧央行首次加息的时间点从今年7月提前至6月,预计6月加息10个基点。交易员押注9月前加息20个基点,较此前预期翻倍,并押注欧央行到今年12月将加息40个基点。

有分析称,货币市场对欧央行利率政策的押注“是一次重大的重新定价”。Pantheon Macro认为,加速缩减购债(taper)和今年四季度加息已经摆上台面,接下来的讨论可能是在3月结束PEPP净购债之后,加快缩减APP传统项目的净购债规模,为提前加息埋下伏笔。

荷兰国际集团ING的宏观研究主管Carsten Brzeski 指出,一切都取决于今日欧央行决议声明和拉加德记者会上的“语气和措辞”。路透社称,拉加德不再否认今年可能加息,只是重申先完成taper再加息的原定顺序。不少市场参与人士已经质疑欧央行对通胀很快减弱的说法,特别是因为欧央行一直低估了当前的通胀飙升,并不得不反复修改其通胀预测。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